2018 年8月16日
  •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官手记
  • 法官手记

厦门海事法院 王炜

      作为司法者,从法袍加身的那一刻,便意味着重担在肩。他们须得在成堆卷宗里梳理案情,辨析理法,还案件以真相,护法律以尊严,还弱者以公道。

      本文作者王炜在回顾海商庭的审判工作时,用笔记录生活点滴,谈说人与事。一来权当总结;二来留以纪念;三来借以鞭策,法治之路,任重道远,还需同仁志士并肩携手,奋力前行。

       年终岁首之际,我将离开工作一年的海商庭,轮岗到研究室工作。时间很短,回味很长。回顾一年来的审判工作,算是中规中矩,选几件有意思的人和事说说感受,既是年终总结,也是给自己留下纪念。

       惊与喜

      去年审理的案件可谓有惊有喜,原以为可以快刀斩断千千结,却又结外生枝,谓之“惊”;原本剑拔弩张,结果峰回路转,又见柳暗花明,谓之“喜”。

在审理一起海难救助案件中,该公司所属船舶被厦门海事法院执行局长时间扣押,负责看护船舶的公司以海难救助的名义向船公司诉请看护费用800万元,船公司亦表示愿意以卖船款来偿还债务,预判本案调解概率大。

但在翻阅卷宗时发现,参与被扣押船舶拍卖款分配的还有船舶抵押权人和其他救助单位,我没有就此结案,不仅告知船舶抵押权人中信银行案件情况,还动员被告积极应诉抗辩。

       原告得知后,表示中信银行在本案中只能作为路边吃瓜群众,不能参加诉讼,诉辩双方气氛再度紧张起来,结案计划就此搁置,还需下回分解(我怎么又做了这种互相伤害的事情了)。

      而在另外一件劳动争议案件中,原告拿着劳动局的工伤认定书坚持认为和船公司建立了劳动关系,但船公司则认为,虽然其为船舶所有权人,但实际船东以融资租赁的形式向其承租船舶,其非适格被告,双方均表示已无调解可能,要求依法判决。

考虑到以工伤认定书来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确有不妥,我建议被告通过行政诉讼撤销工伤认定结论,将本案的基础法律关系由劳动关系变更为雇佣关系,赔偿金额也将大幅减少。

感悟|海商庭工作随笔

        庭审当天,我陈述审判思路并把两种法律关系下不同的赔偿计算方案摆到双方面前,打算另行择期开庭。没有想到的是,“壮士留步”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坚持赔偿30万以下没有接受可能的原告,拿着两份赔偿方案反复地研究比对,权衡利弊后,接受了15.5万元赔偿金的调解方案。可见调解是要随缘的。

       粗与细

      筷子是平常的餐具,但制作起来一定是一头粗一头细,而正是这一粗一细之间完成了夹挑拨拢的动作,凝聚了中国的传统智慧。

在审理四件港口作业合同系列纠纷案件中,码头管理人诉请收货人索要装卸包干费,由于事实简单清楚,被告缺席,开庭后风风火火地拟好判决书,本以为可以潇洒地结案了,合议时却遇到了问题。

“码头管理人一共向收货人交付了四票货物,前三批次双方以合同盖章后互相传真的方式对合同条款予以确认,但第四批次货物为什么没有?”

      这个问题我是注意到的,自信满满:“由于收货人已经停业,人员涣散,没有回传合同。但第四批次货物已经交付收货人,履行完成,形成事实合同。且码头管理人与交货人的合同中已经约定款项由收货人支付……”

“事实合同的成立要求比较严格,不能因为前三次签订了合同就类推第四批次的货物也适用!你再研究一下。”

      我查阅了相关的资料,发现事实合同必须以长期的交易习惯为前提,目前只局限在小额购物、购买公共服务等方面,我改变判决结果由全部支持原告诉求变更为驳回起诉,并在判前与原告作了沟通说明,原告表示接受法庭的意见,并递交了撤诉申请。

     感恩与包容

      在一起船舶碰撞纠纷中,巴拿马籍货轮“奇西克桥”轮与平潭籍专业远洋渔船“福远渔F77”轮发生碰撞事故,“奇西克桥”轮的日本籍船东向肇事船舶的船公司索赔损失241961.08美元。

感悟|海商庭工作随笔

      在计算损失时犯了难,受损船舶“奇西克桥”轮在厦门、上海、东京、神户、名古屋五地进行了六次维修和检验,在厦门修理是否有必要从上海调派修船师、从广东调派验船师、从日本调派监修?船舶侧舷外板修理为何要进行燃油舱换新?巴拿马海事局商船总局指派外籍船长作为海事调查员进行事故调查产生的费用是否合理?在日本港口靠泊产生的代理费如何计算?还涉及日元“丹”、美元“刀”、人民币“米”以及一种称之为“沟”的马来西亚货币的汇率换算。

       我决定跳出卷宗,与有丰富远洋航行经验的陪审员讨教航海知识,到船舶修理厂向技术人员咨询船舶构造和修理业务费用,向船舶代理公司收集日本港口代理收费方面的信息,最终认定:“奇西克桥”轮的船舶结构特殊,侧舷外板即燃油舱壁板,临时修理费、永久修理费、日本修船师相关费用、海事事故信息采集费用均为合理费用,应予以支持,向双方出示了调查笔录并作出说明,判决后双方均表示服判不上诉。

       回想一年来,我和庭里的同志们一起上渔船调查渔民人身损害事故,一起下监狱开庭审理被关押人员的债务纠纷,一起走过港区码头施工现场的“搓衣板”路,查看工程进展情况,办案过程中的甜酸苦辣有同志们同行的身影,也有社会各部门的支持和配合,都带给我力量和感动,中国的法治之路注定坎坷,我们并肩携手,执着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