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8月16日
  •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官手记
  • 法官手记

     2016年7月12日南海仲裁案公布所谓的“仲裁结果”。《人民法院报》2016年7月14日第一版刊登由曹守晔陈延忠法官撰写的《捍卫南海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一文,发出正义之声,直指该仲裁案无非一场闹剧。

     其中曹守晔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副所长陈延忠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博士后,厦门海事法院副处级审判员。

     特转发原文如下:

     2016年7月12日,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五人仲裁庭公布的所谓“裁决”,罔顾历史事实,肆意曲解法律,公然践踏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严重损害中国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这一裁决必将成为国际法历史的耻辱和恶例,这只能证明该案仲裁庭预设立场,只能证明该裁决是披着国际法治外衣的政治裁决。

      越权管辖,罔顾事实,枉法裁判。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在内的国际法中不存在所谓的“绝对权力”。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起的仲裁违背国际法,临时仲裁庭没有管辖权。仲裁庭滥用裁决权力,无视“九段线”以及中国对南海海域的历史性权利本质上属于领土主权问题的事项,违反《公约》的规定强行管辖,中国和整个国际社会都有权拒绝接受这样的非法裁决。

      仲裁庭一方面声称不对任何涉及陆地领土主权的问题进行裁决,也不划定当事双方之间的任何边界,另一方面试图用一纸裁决悍然否定中国对南海诸岛的历史性权利。这既与客观历史事实不符,也与《公约》规定不符,属于典型的枉法裁判。

      中国南海诸岛包括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中国人民在南海的活动已有2000多年历史。中国最早发现、命名和开发利用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最早并持续、和平、有效地对南海诸岛及相关海域行使主权和管辖,确立了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相关权益。

      逻辑混乱,自相矛盾。从所谓的“裁决”中可以看出,仲裁庭在该案的审理过程中,不是别有用心,就是过度任性,背离《公约》所确立的基本原则,无视历史事实,无视中国对南海诸岛的长期开发经营和主权管辖的事实,无视二战以来南海区域的国际法秩序,无视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主权权利,着实令国际法学界大跌眼镜。

      譬如:一方面很无奈地承认其无权对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作出裁决,另一方面又试图通过否认中国主张的“九段线”否认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和相关海洋权益。

      再如:关于南海岛礁的地位,仲裁庭在明知南沙群岛在历史上被中国渔民所利用的情况下,认定渔民对这些岛礁的短暂的利用不能构成稳定的人类社群的定居,并断定历史上所有的经济活动都是纯采掘性的。仲裁庭还刻意或者恶意割裂海洋国际法秩序与整体国际法秩序的有机联系和统一性。至于 “太平岛不是岛”的认定已经成为国际法学界笑谈。

评论 | 捍卫南海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

      根据国际法原理,非法的行为不具有法律效力。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作出的非法裁决,也是完全无效的、没有拘束力的。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在任何情况下不会受也不应该受该非法裁决的影响,中国反对并且决不接受任何基于该非法裁决的主张和行动。

      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此坚决反对是有充分的国际法理依据的,不接受不承认这种非法无效的裁决,既是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的需要,也是捍卫国际海洋秩序的完整性和合法性,是对国际法治的维护和尊重,是对国际公平正义的维护和追求。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

     “中国人民不信邪也不怕邪,不惹事也不怕事,任何外国不要指望我们会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不要指望我们会吞下损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

      公道自在人心。中国政府绝对不承认、不接受通过非法裁决的形式侵犯中国主权。南海仲裁案不过是一场披着法律外衣的闹剧,背后充斥着美国搅乱南海,遏制中国和平发展的险恶用心。

       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这既是历史事实,也是历史权利。中国维护南海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决心和立场坚定不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