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2月20日
站内搜索         
  •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官手记
  • 法官手记

胡伟峰

 

随着我国社会主义法治进程的不断推进,“以人为本、执法为民”的价值理念受到普便的重视,提升司法亲和力成为各界的共识。然而,当下的司法实践中,司法亲和力的提升还未得到足够的重视,部分干警尚未能将积极、主动的亲民司法理念内化于身,外化于行,司法服务能力与群众的期待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如何有效提升司法亲和力,不仅事关司法公信力和人民满意度的提高,而且影响法治社会的建设,意义重大。漳州芗城法院黄志丽法官以其践行司法为民理念的行动,为我们探索有效提升司法亲和力提供了实践范本。

一、司法亲和力的内涵

司法亲和力主要体现为司法主体与社会公众之间基于相互理解与尊重的平等立场而形成的关切和亲和的关系,既包含司法活动对公众需求的关注和满足程度,也体现公众对司法活动的认知以及认同的程度。司法亲和力是作为公权的司法活动对公众私权的尊重与保护,同时也是法治精神的道德延伸[1]

司法亲和力的提升,意味着司法活动应当具有可接近性,贴近社会、亲近民众,以及“执法如水”的柔性理念。司法亲和力不仅不损及法律的尊严和权威,而且能够将社会主义法治中“以人为本、执法为民”的一面,通过司法人员的人文关怀,充分展现,使表面上冰冷的法条、法规、司法解释,在法官对当事人疾苦的感同身受下,变得有了温度,从长远来看,能有效地提升司法公信力,促进社会公众心悦诚服地遵守法律。

二、司法亲和力概念提出的理论及现实基础

当下,重视与发挥司法亲和力的作用是我国法律制度、司法传统、社会现实的必然要求,也是推进法治建设的重要途径。

(一)法律基础

我国的国体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本质是人民作主,根本政治制度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司法权来源于人民,属于人民,应为人民服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依靠人民的支持,经常保持同人民的密切联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努力为人民服务”。这些法律制度司法亲和力概念提出的充足法律支撑。

(二)司法传统

在司法活动中坚持走群众路线是一项优秀司法传统。抗日战争时期,马锡五同志任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陇东分庭庭长时,根据平时的司法实践,总结、提炼、形成了坚持群众路线的马锡五式审判方式。其中心内容是简化诉讼手续,实行巡回审判、就地审理,在审判中依靠群众、调查研究,解决并纠正疑难与错案,使群众在司法审判活动中得到教育。新中国成立后,在司法活动中坚持走群众路线也一直得到延续与发扬,司法工作坚持群众路线的原则也写进了法律。司法亲和力概念的提出,正是对于马锡五审判方式中便民、亲民、爱民精神仍的继承与弘扬。

(三)社会现实基础

司法亲和力概念提出,乃至在实践中重视与发挥司法亲和力的作用,是当前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必然要求。现阶段,我国正处在经济社会发展的转型期,各种社会矛盾凸显,并呈现错综复杂的特点。社会矛盾纠纷的存在,有其自身的原因,同时也与当今社会司法权威、司法公信力不高有关联,司法在一定范围内面临着不被部分社会民众认同的尴尬。如何提升司法公信力,有效彰显司法权威,关键在于提升司法的亲和力。因为司法的权威不是与生俱来,一蹴而就,而是需要司法人员的精心培育,引导社会公众对司法的理解与认同,从而才能有效提升司法的公信力。具体而言,需要在司法实践中保障公众对司法工作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主动创建基于相互理解与尊重的平等立场而形成的关切和亲和的司法工作模式,让公众参与司法、感知司法、认同司法,培育 “法律尊重人民,人民尊重法律”的司法公信力环境。如果没有司法亲和力,那么司法的公信力就无从谈起。

三、弘扬黄志丽精神,提升司法亲和力的现实路径

提升司法亲和力是一项纷繁复杂的系统工程,既包括司法环境的优化,司法公开的不断推进,人民陪审员制度的不断完善,还包括多元纠纷解决机制的发展,以及诉讼引导、司法救助工作的加强。本文主要通过学习借鉴黄志丽法官的工作方法,从司法活动的中心主体——法官本身出发,探索提升司法亲和力的有效路径。

黄志丽精神的重要内容是在司法工作中践行群众路线,通过提升司法亲和力的方式,有效地化解社会纠纷,并达到培育司法权威与司法公信力效果。作为马锡五审判方式在新时期的继承与发扬,黄志丽精神给了我们如下几点启示:

(一)加强法官公正司法的职业精神培育

公正是司法活动的基本价值追求,是司法工作的生命线。社会公众对司法亲和力的期盼,毫无疑问是建立在司法公正的前提之上,司法亲和力是在司法公正基础上的更高层次追求,司法亲和力的基础在于公平、公正。英国哲学家培根曾经说过:一次不公的裁判比多次不平的举动为祸尤烈。因为这些不平的举动不过弄脏了水流,而不公的裁判则把水源败坏了。民众只要见到或听到一个不公的案件,整个司法的权威与公信力在他眼中就丧失殆尽,并且即使再身历十次公正审判也难以完全挽回。提高司法亲和力,首先就要保证法官的公正司法。

不查清事实不轻易下判,这是黄志丽多年养成的习惯。她常说:“公正是法官的首要追求,也是群众信任的基础。”在办案时,她总是将调查研究贯穿始终,通过细致入微的观察、深入实地的调查、合乎逻辑和情理的推断,让裁判最大限度地符合客观事实,不让不公正的裁判伤害群众感情、损害群众利益。黄志丽法官审理某桩基施工公司起诉某建筑公司合同纠纷案[2]中就是通过公正司法取得当事人对法院的充分认同,案件处理取得良好的效果。

(二)强化法官参与司法亲和力建设的自觉性

现代社会,法院的主要职能在于通过解决纠纷促进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因此,法院的社会服务功能应受到更多的强调,作为司法活动中心主体的法官在解决纠纷履行社会服务的过程中,应努力树立可亲、可敬、可信的形象,真诚、平等地与群众打交道。在司法精英化与司法大众化的矛盾中寻求司法的亲和力。将理性、平和、文明、规范的要求贯彻到司法活动的每一环节,以开放、自信、包容的心态对待当事人和社会公众,增加司法的“柔性”、“韧性”,使人民群众不仅感受到法律的尊严、权威,而且感受到法官的优秀素养与人文关怀。  

(三)提升法官实现司法亲和力的能力

1、加强法律学习,提高法官的裁判能力

准确适用法律与把握法律精神是司法审判的核心业务,直接影响案件处理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进而影响公众对司法亲和力的感知。这既包括法官驾驭庭审的能力,也包括法官裁判文书的写作能力,如果把当事人的争议通过简洁易懂的方式进行阐述,让参与诉讼的各方当事人充分感受到程序的正义,直接影响社会公众对司法的理解与认同。

2、提高法官与群众沟通的能力

法官能否贴近社会,亲近民众,关键在于能否把法律用群众的语言进行阐述,这是书本中无法学习的本领,只能通过不断的走进群众才能掌握。黄志丽经常走进群众中,观察、熟悉群众的说话方式、思维方式,总结出一套独特的调解办法,努力把刚性的法律条文和人性化调解紧密结合起来,实现“案结”“事了”“人和”。如黄志丽曾经接手一起涉及噪音扰民的相邻权纠纷[3],就是在法官高超的沟通能力下取得和谐的结果。

3、合理运用公序良俗

关于公序良俗,哲学家卢梭曾有过一段经典的论述:这种法律既不是铭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铭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们的内心里,它形成了国家的真正宪法,它每天都在获得新的力量,当其他的法律衰老或消亡的时候,它可以复活那些法律或代替那些法律,而且可以不知不觉地以习惯的力量取代权威的力量。那就是风尚、习俗,尤其是舆论。虽然我国的法治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在广大农村,公序良俗还是起着重要的社会规范作用,特别是乡村基层的纠纷中,不少是因民风民俗习惯引发,“明明很在理的事情,如果因为当事人缺乏证据,导致查不清事实,就按举证责任作出判决,容易让当事人对判决产生质疑,很难让他们感受到公平,连法律都无法带来公正,那道义道德更无可奈何。”合理地适用公序良俗可以彰显司法的人文情怀,有效提升司法的亲和力。如黄志丽法官审理的一起庙祝私借香火钱纠纷[4],合理适用公序良俗,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

4、审判的社会效果与法律效果并重

司法裁判的最高境界是审判的社会效果与法律效果的双赢,既满足当事人的需求,又满足社会的需求。在办案中,黄志丽始终坚持将亲和调解贯穿始终,以情动人,以理服人,努力以司法温情修复人与人之间的裂痕。她所办的案件 94%调解撤诉,75%以上自动履行。一起继承纠纷,黄志丽来回奔波,先后 8 次调解终于化解花甲老人的遗产之争。一起赡养案件,黄志丽多次召集老人的 6 个子女进行调解,并用自己母亲早逝而“子欲养,亲不在”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深深触动了他们,促使 6 个被告共同订立了陪护老人日程表。一起探视权纠纷,65 岁的老太太以死相逼,阻止前女婿探望外孙,黄志丽 6 次耐心接待、细心解释,终于让老人接受了法院的判决,3 岁的孩子重新获得了父爱[5]。做一个好法官,不能只凭法律机械判案,还要综合考虑司法裁判可能带来的社会影响。



[1] 何泽中,检察工作亲和力的价值追求与实现路径,人民检察,2013年第12期。

[2] 詹旋江,公平之“志” 正义之“丽”——记福建漳州芗城区法院民一庭副庭长黄志丽(上),人民法院报,201410111版。

某桩基施工公司起诉某建筑公司合同纠纷案,原告要求支付拖欠已久的桩基款。原告除了项目经理及工人的证人证言,没有其他证据。桩基属于隐蔽工程,现场已经看不到了,被告又拒不认账。由于证据不足,法官完全可以驳回原告诉讼请求。但看到原告言辞激烈,甚至对天发誓说桩基款被欠是真的,黄志丽感觉其中可能有隐情,不能简单一驳了之。她向各方当事人做了认真的调查核实,从被告项目经理处了解到确实存在桩位下陷问题,又通过数日查找,从测绘部门的旧档案里找到了当年记载桩基消失情况说明的图纸,最终判决被告支付原告 92 万元工程款。判决后,被告不仅没有上诉,还在十天内全额支付了拖欠的工程款。原告激动地连声夸奖黄志丽是当代“女包公”。

[3]吴亚东,四成案件一周内就能调解结案 法官黄志丽办案心得:迈出脚步带回民心俯下身板树起信任,法制日报,2014 6 14 日第 001 版。

楼上老伯将空调外机挂在楼下阿婆的窗外,外机噪音吵得阿婆无法休息。阿婆多次劝说、起诉,老伯就是不肯移开。法院依法强制执行后,过不了几天,老伯又会将外机挂回原位。该案到了黄志丽手上,她明白,针对老伯重复侵权的行为,再判或者强制执行解决不了问题,于是她决定亲自上门拜访这位固执的老伯。与老伯的首次见面,黄志丽只字未提案子,而是跟老伯聊起文学,从名家名著聊到对文学的感悟体会。第二次拜访时,黄志丽跟老伯聊起来当地的民俗民风。待二人聊到兴头上,黄志丽随口跟老伯说:“我觉得你家空调外机摆放的位置不是很好,最好能换个位置摆一摆。”老伯一听,立刻爽快地说:“姑娘,我听你的,你说让我摆哪里我就摆哪里!”谈及此事,黄志丽吐露:“我明白,这位老人有文化,也懂法,他根本不是真的相信风水民俗。只不过他觉得我是真心尊重他,所以就会愿意接受我的建议。”

[4]林立、林娟娟,正能量的传递者——记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黄志丽,人民法院报,2013 10 1 日第 005 版。

草亭村的村民自发建了座小庙宇,供奉着一尊佛祖。一日,庙祝(寺庙管理者)起诉同村村民刘大福归还“香火钱”的纠纷摆上了黄志丽案头,欠条上写着“刘大福向佛祖借钱 15000 元”。几张简单的桌子,黄志丽将法庭搬到了村民家门口。听说要审香火钱的案子,村民们都来了,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我是向佛祖借钱,要讨也是佛祖来讨。”刘大福见到来了这么多人,更加理直气壮。村民们有的指责庙祝乱用香火钱,有的说刘大福赖皮,议论一阵便安静下来,等着看法官怎么来断案。黄志丽说:“庙祝,村民请你来管理佛祖庙,你却擅自将香火钱借给刘大福,这就是你的不对。”庙祝红了脸,低了头。见刘大福更加得意,黄志丽话锋一转:“刘大福,诚实信用是做人的基本,你这样欠钱不还,现在乡里乡亲的都看着你呢,你说,大家要是都知道了你这样的品行,还有谁敢跟你来往做朋友呢?你现在赖着‘香火钱’不还,就不怕今后乡亲们见到你没人与你打招呼?”刘大福一听脸色沉了下来。一番调解,刘大福当场打电话联系亲友,筹钱还清了“香火钱”。

[5]詹旋江,公平之“志” 正义之“丽”——记福建漳州芗城区法院民一庭副庭长黄志丽(上),人民法院报,2014101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