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8月16日
  •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官手记
  • 法官手记

研究室支部   卢鑫淼

 

邹碧华法官在《要件审判九步法》一书中论述中国法官需要法律适用方法的训练时,提到美国电影《力争上游》中的一句台词,“你们带着满脑子糨糊来到这里,而我们的任务就是让你们像个法律人一样地思考”。邹碧华在其一生中,一直是像法律人一样思考。他在思考什么呢?他在思考找出一条审判方法,让法官们在面对纷繁复杂的案件时能够游刃有余。他在思考训练出一种审判思维,让法官们能够在一个问题上找到更多的共识。他在思考能够在审判思维和方法的总结提高中,完成建立法律人共同体的宏伟目标,作为社会主义法治建设中一个平凡的法官力所能及的贡献。《要件审判九步法》是他思考的结晶,也是他身为一名法官留给司法改革的一个礼物,启示着、引导着更多的法律人走到“像法律人一样思考”的道路上来。

要从邹碧华法官身上学习什么,首先必须知道他做了什么。而通过阅读他的著作就是其中一条非常重要的途径。在阅读《要件审判九步法》过程中,邹碧华法官对法官职业素养的思考贯穿始终。邹碧华法官提到,“法官作为一种必须直面责任的职业,必须高度重视和强调方法”[1]。对于法官来说,“思维方式甚至比他们的专业知识更为重要,因为专业知识是有据可查的,而思维方式是靠长期专门训练而成的”[2]。因此,掌握必需的职业方法,在邹碧华法官看来,就是要掌握必需的思维方法,确切地说,是法律适用方法。只有这样,才能拥有清晰的审判思路,才能对得起法官这个职业。通过学习邹碧华法官总结的“要件审判九步法”,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看到他在法官职业和审判思维方法上的思考。

首先,在学术角度中处理好法官在诉讼中的角色问题,是现阶段法官必须经历的态度选择。

“要件审判九步法”包含九个基本内容,固定权利请求、确立权利请求基础规范、确立抗辩权基础规范、基础规范构成要件分析、诉讼主张检索、争点整理、要件事实证明、事实认定、要件归入并作出裁判。这是一套在现行审判制度下法官切实可行的案件审判操作规范,它不是简单的一个流程与下一个流程的顺序衔接,而是贯穿在整个案件审理过程,法官必须对案件审理流程中遇到的问题对审判思路及时作出调整。从这一审判方法中可以看到,法官不是处于消极的诉讼地位,而是具有了一定的司法能动性。例如,这一方法的逻辑起点是对当事人权利请求的固定。权利请求在诉讼中的转换概念就是诉讼请求,而最重要的是“固定”二字,它要求在法院诉讼过程中,必须对当事人的诉讼请求,模糊之处要加以明确,矛盾之处要加以提出,错误之处要加以纠正。而这些工作,必须由法官来完成。看似简单的“固定”二字,包含着法官在“辩论主义”与“协同主义”之间的态度选择。

对法官在诉讼中的作用存在两种主义之争,一种是“你给予我事实,我给予你法律”的辩论主义,一种是主张法官应从“服务型”转换成“参与型”角色的协同主义。后者更倾向于发挥法官的主观能动性,强调法官与当事人之间的对话交流,体现出当事人主义与职权主义相互融合的趋势。邹碧华法官与其同事合著的《“要件事实”框架内法官释明路径之建构》一文提出,以“权利请求”为中心,以要件事实为框架,设置统一的路径对释明权的行使进行指导、整合和配套调适,这是对法官释明权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实践,即在要件审判九个步骤中,将法官的释明权赋予各个步骤,让法官能够充分地从案件审判流程中汲取事实的养分,作出正确的法律适用,从而作出裁判。从理论上说,“协同主义”下并无法官释明权的制度土壤,它塑造的法官是与当事人之间有效沟通、平等协作的形象。而邹碧华法官选择了在“辩论主义”下发挥释明权的制度作用,以释明权为切入点,沿着要件审判九个环节逐步实现与当事人在诉讼中的价值认同。

在提及法官需要一种怎样的思维方法时,邹碧华法官在《要件审判九步法》这本书中从学术的角度给出了四个标准,其中符合我们的法律传统和法律文化的要求和符合我国当事人法律素质和法律职业群体职业素质的现状是创设“要件审判九步法”的现实基础。[3]一个国家的制度体系、文化传统、历史条件、法制现状,人的思想观念和自身素质等都会影响法治的进程。法官在选择裁判方法时,不能简单地套用“拿来主义”,而应该根据本国的国情、现状选择合适的裁判方法。“要件审判九步法”以权利请求的固定为起点,与当前当事人权利意识觉醒是吻合的,通过法官释明、心证开示等方式,有效弥补因诉讼能力欠缺导致的诉讼失衡,以具体实现路径定义了司法为民这一司法终极追求目标,并有助于新老法官在这一审判方法上完成法治传承的新老交替。只有清楚了自己站在哪里,才能看清前进的道路。邹碧华法官用其经历和思考为自己回答了这一问题,也为更多的法官们指明了一条前进之路。

其次,善于利用互联网思维指导审判实践。

邹碧华法官在创设“要件审判九步法”的过程中,调查研究是必不可少的。比如在对案件结案时间较长的问题上,他对超过十二个月的“老案”做过专门调查,从中分析出原因后制定解决方案,又如,他在长宁区法院工作时,主持信访统计软件的自主研发,通过信息化管理创新信访工作方法。在他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邹碧华法官还致力于上海法院律师服务平台建设。邹碧华法官在其法官职业生涯中,已经看到了过去传统审判观念对现代审判管理的制约,并在其工作尝试用互联网的思维指导审判实践,并在其中提炼审判思维方法。

互联网思维,不是互联网人的思维。它是在工业化时代末,由于互联网的兴起带给现代人一种全新的思维。它打破了以往工业化时代对资源和信息的垄断,使现代人通过互联网这一工具,成为信息传输中的重要节点,导致生产消费地位的颠覆性改变。过去处于被动地位的消费者开始参与商品价值创造的价值链中,随着生产者垄断地位的逐渐消退,消费者主权的逐渐形成推动商业民主化思维的确立。在互联网思维的影响下,用户的需求成为市场首先必须关注的因素,一切生产也将回归商业的本质,在这一过程中实现市场资源的更加合理的配置,使生产和消费更加和谐,用世界公仆领袖联谊会公仆全球大同的作者彭友的话说就是“我思献人人、人人助我思”的思维状态。

在民主法治条件下,司法资源同样也是一种市场资源。在邹碧华法官的思考中,如何实现司法资源的合理配置,使法官们在面对案多人少的严峻现状中,找到一种法律适用方法,既能富有效率地解决当事人的司法需求,又能使整个社会的法治更加健全,人际关系更加和谐,成为邹碧华法官在司法实践中要直面解决的问题。而正是互联网思维的运用,使其从厚厚的案件卷宗中逐渐走出来,去关注社会,去关注具体的案件当事人,去关注审理案件的法官们,从他们的司法实践中,从他们所处的诉讼地位出发,去为他们找到在法治建设中各自应有的位置,一起推动司法改革向前发展。在“要件审判九步法”中,他对法官在审判中的作用进行更加丰富也更加合理的定位,通过法官释明权的配置让诉讼能力较为欠缺的当事人能够更加明确自己的诉讼请求,通过举证责任分配、心证开示等方法让当事人能够在法官的诉讼指挥下找到更好的司法解决途径,通过互联网平台建设,调整律师在诉讼中保护当事人利益与维护法治上的利益平衡。邹碧华法官的尝试是在用其法官这一职业法律人的地位,指引诉讼参加各方,能够统一到法治的轨道上来,解决好个案,继而实现诉讼参与者对法治的共同期待。可以说,他在法治建设的道路上,认识到法官的工作不仅是裁判,更要充分利用每一个具体的诉讼参与人的个人节点,让他们能够在司法处理的框架内发挥其应用的作用,这是每一个法官应有的意识,更是每一个法官应有的责任。如果说,商业化中“我思献人人,人人助我思”的互联网思维是对传统工业思维的一种颠覆,邹碧华法官运用互联网思维所定义的“司法为人人,人人助法治”的司法思维,是法官作用在法治时代的一个改革方向。沿着这个方向,我们可以依稀看到一个大致的法治前景,法官的诉讼指挥更有专业性,律师的辩论更有针对性,法院的裁判更能得到当事人的理解和认同,这应该也是立志法官之路的法律人们所认同的法治的美好愿景。

再次,价值观建设是法律人必须修炼的课程,而且是一生的课程。

有的人学法律,是想做一名好律师,为民请命,打好官司。有的想做一名公诉人,用正义之手摁住每一个跨过罪之界限的人。有的想做一名法官,解释法律,彰显正义。但现实中会遇到很多挫折和困难,有的会让我们退缩,退缩到忘记了自己的初衷,有的会让我们坚强,然后等待更大的挑战让我们更加强大。邹碧华法官用尽一生经历,耗尽一生智慧,只在一条路上一直探索,就是做一名好法官。法官的重要职能是裁判案件,但在邹碧华法官看来,法官的本质首先是一个职业,而一个职业必须走向专业,人生才有意义。因此如果要追求意义必须先从认识职业开始。法官从来就不是一项能够简单练成的职业,它不仅需要强大的法律功底,更需要丰富的办案经验以及社会阅历。因此,法律人立志这一追求的,必然会面临种种意想不到的难题。《正义的成本》一书中提到,社会发展不一定都是往前,大部分都是锯齿状的进进退退。人的发展亦然。如何在这进退之中稳住命运的小舟,让我们能够到达真理的彼岸?邹碧华法官在这一问题中给出了一个可以让我们每一个法律人终其一生思考的方向——对价值观的追问。“对事物重要性的判断就是一种价值判断,如果一个人认为这件事情很重要,他就会把这件事情做好,如果一个人认为这件事情不重要,他就不会去把这件事情做好”。[4]因此,解决职业问题的关键,就是你是否把这一职业当成是你生命中非常重要的部分。

“法律的生命并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以往我们都把霍姆斯大法官这句名言的理解重点放在“经验”上。实际上,这句名言并没有抹杀逻辑这一形式理性的重要性。法律经验本身离不开形式理性的不断实践,只有实践理性与形式理性的有机结合,才能支撑法治大厦屹立不倒。并且这句名言不仅适用于法官职业,对所有法律人都应该具有相同的启示。法律为人类提供了行为准则,同时它的来源是对人性真切和理性的探究,运用法律思维对事实进行判断,不仅需要理性和逻辑的方法,而且更离不开孕育它的土壤,人的情感、文化的差异、社会发展阶段的异同等,隔离两者去追求法治梦想都是不可取的。掌握一种法律思维方法,通过大量的办案经验和适用法律过程是能够实现的,但要在一个具体的社会体境中充分理解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因素对法律的影响,并使之内化为一种思维习惯和思维方式,在短时间之内是无法完成的,必须终其一生不断积累,使之成为“经验”。这也许是霍姆斯大法官那句名言的题中之义,也是每一个法律人必须直面的问题。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一旦选择法律作为终生的职业,就注定了一生艰苦的追求道路,只有让自己相信这一点,你才能在法律职业的道路上收获价值,收获意义。

邹碧华法官的“要件审判九步法”在操作性需要在每一个法官在每一个案件中不断磨练,才能显示其实践性和可操作性。但每一种方法都具有历史局限性,都是有一定的作用范围的。但是,邹碧华法官就像老师一样,通过教授我们这一方法,告诉我们在创设这一方法过程中的思考历程。这或许可以为我们法律人追求道路上的一些迷惘和困惑找到解决的方法。《光荣与梦想》一书的结尾说道,“我们奋力向前划,而逆流而上的小舟不停地倒退,进入过去”。我们是否能像邹碧华法官一样,用一生的时间去追求一个目标,任时光流逝,我们仍能记起曾经立下的志向,不会因为走得太远就忘记当初为什么出发。

下课铃声响起,老师已离去。留给作为学生的我们,仍须继续思考,砥砺前行。



[1] 《要件审判九步法》,法律出版社201412月版,第6页。

[2] 《法律的逻辑——法官写给法律人的逻辑指引》,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5页。

[3] 《要件审判九步法》,法律出版社201412月版,第13页。

[4] 《要件审判九步法》,法律出版社201412月版,第18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