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2月19日
站内搜索         
  • 当前位置:首页 > 本院动态
  • 本院动态
案例|厦门海事法院这起案例入选2017年度福建法院十大影响性诉讼案件!

       1月16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福建高院新闻发言人、宣传处处长陈镇公开发布了2017年度福建法院十大影响性诉讼案件,厦门海事法院审理的申请执行人广州市景涛物流有限公司申请执行被执行人厦门毅成达船务有限公司船舶买卖合同纠纷执行异议案入选。

       据了解,十大影响性诉讼案件,是从2017年全省法院办结的87万多件案件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在我省社会关注度高、社会影响力大,对推动法治进程具有较大积极意义的案件,具有较强的影响性、典型性、理论性、创新性,对科学立法、严格行政、公正司法、全民守法具有推动和指引作用。

案例

      申请执行人广州市景涛物流有限公司申请执行被执行人厦门毅成达船务有限公司船舶买卖合同纠纷执行异议案

案情简介

       申请执行人广州市景涛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涛公司”)因被执行人厦门毅成达船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毅成达公司”)怠于履行(2013)厦海法商初字第257号民事判决书,向厦门海事法院申请执行,案号为(2014)厦海法执行字第170号。

      在执行过程中,毅成达公司陆续偿还1100万元,由于双方当事人对执行余款争议较大,厦门海事法院遂委托福建中浩会计师事务所对案涉剩余执行余款(或利息)进行计算。该所于2016年8月17日出具福中浩专审字(2016)SZ105号《专项审计报告》。毅成达公司以该所无司法鉴定资格、依据材料不完整、鉴定结论无法律依据、其与申请执行人已签订和解协议案涉债权已变更等为由,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请求撤回上述《专项审计报告》作为后续执行利息的依据。厦门海事法院经审查认为,该《专项审计报告》在迟延履行利息的计算方法及被执行人清偿债务的抵充顺序计算上不符合法律规定,据此计算得出的执行余款缺乏法律依据,最终裁定异议人的异议理由成立,撤销厦门海事法院以《专项审计报告》作为案涉执行案件中执行余款的依据的执行行为。申请执行人不服,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复议,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7月27日作出(2017)闽执复58号执行裁定书,驳回复议申请。

综合评述

      执行异议是对当事人在执行案件中因程序上权利受到侵害而进行的有效救济,具有便捷性和及时性的特点,在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执行异议的各种理由中,双方当事人对迟延履行利息的争议占有重要比例。这是因为,据以执行的裁判文书已经对执行人需负担的债权本金作了明确认定,但对利息尤其是迟延履行利息的计算,则由于作出裁判时利息计算的不确定性和不可预见性,无法确定利息的具体金额。这就导致了当案件进入执行中,当事人对利息计算标准、计算起始日期等,存在不同理解,如果碰上履行期限长,本金数额大(尤其在海事案件中执行标的额都比较大),利息计算的争议就更大。本案即为其中典型一例。

本案主要在以下两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

  • 明确了对执行余款的计算确认是执行法院的职责。法院可以委托专门机构对执行余款进行审计,但审计结果是否正确应由法院审查。审查的内容是报告的依据资料、计算方法、计算结果、适用法律是否正确等问题,而不能仅以专门机构是否具有资质来进行认定;


  • 系统梳理了迟延履行利息的计算标准。被执行人的履行期限横跨2014年8月1日前后。该日之前,迟延履行利息的计算适用法律应为2009年5月18日开始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执行工作中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的债务利息等问题的批复》,而该日之后,迟延履行利息的计算适用法律应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两个规定无论在计算标准还是清偿抵扣顺序上均有不同规定。会计师事务所正是忽略了这一关键的时间节点,未分别适用两个规定,导致最终计算结果有误。

       本案的审理打破了执行过程中过分依赖专门审计机构计算利息的观念误区,同时,法院对迟延履行利息的详尽分析计算、对相关执行法律的精确解读及适用,解决了双方当事人争论已久的瓶颈问题,有助于推动案件执行的顺利进行。对于金钱债务执行案件中基本都会涉及到的迟延履行利息问题,该案的思路及实践具有较典型的启发和借鉴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