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5月26日
  • 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典型案例

 

冯清生厦门轮总海上客运旅游有限公司海上人身损害责任纠纷案

 

问题提示公共场所管理人安全保障义务的认定。

 

[要点提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该条规定适用的是过错责任原则,判断是否违反了安全保障义务需要借助法定注意义务和善良管理人的判断标准,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加以确定。

 

[案例索引]

厦门海事法院2017)闽72民初62(2017411)

 

[案情]

原告冯清生向法院起诉称:20165117时,原告乘坐被告厦门轮总海上客运旅游有限公司所属的从厦门开往漳州港的客运船“春兰”轮。上船过程中,由于船身晃动,又突遇船上的高门槛,被门槛所绊。原告受伤后,被乘客送至医院治疗,经诊断为左肱骨粉碎性骨折,后经鉴定为十级伤残。被告作为该客运船的管理人,未采取必要措施保障原告人身安全,致使原告受到伤害,在事故发生后,也未及时采取施救措施,已经违反安全保障义务之规定,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因受伤而造成的各项损失。

被告厦门轮总海上客运旅游有限公司辩称:第一,原告上船后急行,在进入客舱时不慎被门槛绊倒,原告自身行走不慎造成的损害后果应当由其自行承担。第二,被告的企业安全管理体系均符合国家船舶安全营运规则的规定,各项安全营运指标均达到国家和行业要求, “春兰”轮具有合法有效的证书,船舶通过了检验部门的检验。第三,事发时,船舶梯口、跳板两头均有船员值守,船舶的多处位置张贴《乘客安全须知》,并在醒目位置张贴“小心门槛”、“上下楼梯请握住扶手”等提醒乘客安全行走等字样。“春兰”轮的工作人员得知原告摔倒后,当即上前询问原告伤情、绑绷带固定手臂并送至下船,被告在原告摔倒后已及时采取必要的救助措施,其已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对原告损害的发生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审判]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厦门海事法院主持调解,当事人自愿达成调解协议,并且履行完毕,案件得到了圆满地解决,达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评析]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成功借鉴德国交易安全义务创设了安全保障义务。2009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首次以立法形式明确规定了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填补了我国关于安全保障义务规定在法律层面上的空白,为受害人主张权利提供了请求权规范基础。但由于法律、相关司法解释规定过于原则、抽象,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法官在裁决类似案件过程中适用法律的困惑与疑虑。本文结合上述案件,就安全保障义务合理限度范围的界定及考量因素进行分析,藉此为诸类案件的处理提供些许思路。

安全保障义务主要指从事住宿、餐馆、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群众性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应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使他人免受人身及财产损害的义务。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而产生的责任是不作为责任。[①]

安全保障义务的主要内容包括两个方面的基本内容:(1)“物”之方面的安全保障义务,主要体现为保管、维护及配备义务。安全保障义务人对其所能控制的场所的建筑物、运输工具、配套设施、设备等的安全性负有保障义务,对上述之“物”在社会活动期间的良好运行亦同之。这方面的保障义务还应及于该场所环境所及之处,比如其内空气不得有传染性病菌存在、配备适宜的避险设施等。(2)“人”之方面的安全保障义务。这种义务主要体现为应有适当的人员为参与其社会活动的他人提供与其活动相适应的预防外来(外界、第三人)侵害的保障。此外,对该场所内可能出现的各种危险情况要有相适应的有效的预警,以防他人遭受损害。具体包括警告、指示说明、通知和保护义务。[②]

本案中,被告厦门轮总海上客运旅游有限公司是公共承运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条的规定,其应当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将旅客、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负有安全保障义务。以上“物”和“人”两方面的义务具体应体现为:第一,承运人应保证从事运输营运的交通运输工具处于适合营运的状况,驾驶人员具备适合驾驶车辆的资格;第二,承运人应定期保养其交通工具,保证它们处于良好的备用状态;第三,承运人及其雇佣的人应向旅客告知安全运输应当注意的事项;第四,在运输途中,当旅客出现患有急病、分娩、遇险等需要救助的情况,承运人应当尽力救助;第五,承运人应按规定承载客人,不得超载;第六,承运人应配备适当的保安,以保证旅客的财产和人身的安全。现结合本案案情,对被告是否履行了安全保障义务分析如下:

“物”之方面的安全保障义务,由于被告从事沿海、内河客船运输,根据《国内水路运输管理条例》,国家对该行业经营者的安全保障内容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包括是否取得水路运输许可证、船舶是否适航等。判断被告是否履行“物”之方面的安全保障义务从法定标准进行认定即可。本案中,厦门轮总海上客运旅游有限公司提供了水路运输许可证、“春兰”轮船舶营业运输证、海上船舶检验证书簿、福建海事局的安全管理体系符合证明。上述材料能够证明被告具有沿海、内河客船运输的资质,企业安全管理体系均符合国家船舶安全营运规则的规定,各项安全营运指标均达到国家和行业要求,“春兰”轮具有合法有效的证书,船舶通过了检验部门的检验,船舶处于适航的状态,已履行了“物”之方面的安全保障义务。

“人”之方面的安全保障义务,判断的标准为善良管理人的标准,要高于侵权行为法上的一般人的注意标准。厦门轮总海上客运旅游有限公司在原告摔倒后,上前询问原告伤情、绑绷带固定手臂、对其进行重点照顾并送至下船。由于原告是自行绊到门槛摔倒,若再要求被告送原告去医院治疗,就超出了作为善良管理人的安全保障义务,同时原告亦无主张被告应送其去医院治疗,由此被告已经履行了保护义务。但被告在庭审中未能对事故发生时,船上是否张贴《乘客安全须知》及 “小心门槛”、“上下楼梯请握住扶手”等提醒作出说明,并经法院调查承认作为证据的照片拍摄日期是在20171月份,系事故发生之后。由于被告未能证明其已履行了警告和通知义务,存在过错,因此应当对原告的受伤承担一定比例的责任。结合其不作为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被告承担事故30%的责任为宜。法院也是按这一责任比例进行调解,最终促进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

 

 

 

 

 

 

 

 

 

                                                    (撰稿人:王端端 郑新颖)

 

 



[] 奚晓明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条文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0年版,第269页。

[] 黄松有主编:《最高人民法院人身赔偿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第10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