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2月19日
站内搜索         
  • 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典型案例

跳脱常规做法,实现当事人双方利益双赢

      ——于忠涛等十八名船员诉前申请扣押李瑛和陈立新共有并由香港鸿羽船务有限公司经营管理的基里巴斯籍“侨泰”轮案

 

一、基本案情

十八名船员受雇至李瑛和陈立新共有并由香港鸿羽船务有限公司经营管理的基里巴斯籍“侨泰”轮(MV QIAO TAI)上任职。该轮自20159月靠泊福建东山港后,船东因为债台高筑而弃船,船公司也断了与船员的联系。201512月初,十八名船员因船上油料、物料供应即将耗尽,且已被船东拖欠了合计约63万元工资及其他劳务报酬,向厦门海事法院申请诉前扣船。东山外轮代理公司亦因被该船拖欠十几万元代理费打算扣船。

二、裁判结果

厦门海事法院在审查船员申请诉前扣押船舶的相关材料后,发现十八名船员来自浙江、江苏、辽宁等不同地区,持有较为完整的船员聘用协议、海员证和船员服务簿、工资支付凭证等证据,能较有力地证明其与船公司、船东之间真实的劳务合同关系以及被欠付工资及劳务报酬的事实。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的相关规定确认“侨泰”轮属于可扣船舶后,厦门海事法院简化手续、免收扣押船舶担保金并及时作出扣押船舶命令和民事裁定书,在东山港实际扣押了船舶。在了解到船舶已抵押给交通银行舟山分行后,承办法官主动联系该银行,说服其出面接管船舶。最终银行根据法院的引导,与船员、东山外轮代理公司分别达成相关协议,银行出面担保支付船员被拖欠的工资以及外代被拖欠的代理费,东山外轮代理公司放弃扣船的申请,船员们向法院申请解扣船舶,法院依法作出了解除扣押船舶命令和民事裁定书后,船员们配合银行将船舶开回舟山处理。

三、典型意义

船员与船公司或船东相比处于天然的弱势地位,船员为讨薪而被迫向海事法院申请扣押船舶的情形在海事诉讼中极为普遍,本案即属于此种类型。十八名船员申请扣船时,船东已经弃船且下落不明,船公司也已失去联系。根据常规流程,在法院实际扣押船舶,船员提起诉讼后,先要根据法律规定向船东或船公司公告送达法律文书,待案件开庭审理判决生效后,才进入执行程序拍卖船舶。船舶拍卖要作出拍卖裁定并发布拍卖船舶公告。在航运不景气的背景下,可能需要历经多次拍卖甚至最终因流拍而改为变卖船舶。非但船员工资的兑现遥遥无期,船舶的变现价值因长期扣押和高额维护费用大幅降低,法院也不得不担负起扣押期间船舶的安全管理、物料供应、船员配备以及人身健康安全保障等繁重的工作。我院承办法官拓宽工作思路,越过船东和船公司,将目光集中至真正最关心和在意船舶价值高低的船舶抵押权人身上,从更有利于保护船员实际利益的角度出发,积极与之沟通联系。通过与银行高层和董事会多次法、理、情并进的电话宣导和正式的书面《通知》说明,详细描述船舶的债务现状,阐释长期扣押将对船舶抵押权造成极为不利的后果,成功说服银行出面接管船舶、清理债务。最终仅用短短四天时间,既快速高效地解决了船员工资的受偿问题,最大限度地防止了船舶价值的无谓减损和国有资产的流失,也节约了司法资源,实现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完美统一。